嘉峪关诗话(二十三)

来源:2018年05月08日字体:

梦从大驾亲征

陆游


      五月十一日夜且半,梦从大驾亲征,尽复汉唐故地。见城邑人物繁丽,云西凉府也,喜甚。马上作长句,未终篇而觉,乃足成之。

       天宝胡兵陷两京,北庭安西无汉营。         

       五百年间置不问,圣主下诏初亲征。

       熊罴百万从銮驾,故地不劳传檄下。         

       筑城绝塞进新图,排仗行宫宣大赦。

       冈峦极目汉山川,文书初用淳熙年。         

       驾前六军错锦绣,秋风鼓角声满天。

       苜蓿峰前尽亭障,平安火在交河上。         

       凉州女儿满高楼,梳头已学京都样。

汉唐故地,指汉唐时故有的疆土,这里指河西地区,因在北宋时沦于西夏,故称故地。西凉府,即凉州,治所在今甘肃武威。宋时被西夏占领。凉州在唐时为西北经济中心,人口稠密,商业繁盛。元稹《和李校书新题乐府·西凉伎》云:“吾闻昔日西凉州,人烟扑地桑柘稠,蒲萄酒熟恣行乐,红艳青旗朱粉楼。”可见当日之盛况。唐朝盛时,在今新疆境内设北庭、安西两都护府,北庭治所在今吉木萨尔县,安西治所在今吐鲁番市。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爆发“安史之乱”,洛阳、长安相继被叛军攻陷,西北边防空虚,被少数民族贵族统治集团占领。唐德宗贞元六年(790年),北庭、安西两地均被吐蕃攻占。苜蓿峰,在今甘肃西部和新疆交界处,详不可考。平安火,唐代在边境上,每三十里置一烽堠,每晚举烽一炬,作为平安的信号,称为平安火。交河,在今新疆吐鲁番市西,源出天山。唐于其地置交河县,为安西都护府所在地。

作者陆游(1125—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是南宋的伟大爱国诗人,在中国文学史上有广泛影响。陆游生于民族灾难深重、南宋王朝日渐衰颓的时代。他出生的第二年就赶上了“靖康之变”,在战乱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少年时常听父辈们谈论国事,受到爱国主义教育,所以他青年时代就立下了“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观大散关图有感》)的宏伟志愿。但朝中多是投降派当权,陆游极力主张抗金,收复中原失地,所以长期受到排斥。奸相秦桧死后,他得任福建宁德主簿,以后又调到临安,虽略有升迁,但也是不负重责的文官。在抗战派将领张浚被起用后,陆游曾一度被重视,但张浚北伐失败后,陆游也以“鼓唱是非”的罪名受到免官处分。乾道五年(1169年),陆游被起用为夔州通判,在那里一直为抗战事情奔走;后来在淳熙五年(1178年)又到浙江、福建做地方官,他这时年纪已经很大了,但爱国热情毫不减退,为此也遭到不少人的反对,两次参加修撰国史的工作,都被罢斥和免职。陆游的很多诗都反映了他爱国忧时的思想感情,他的诗形象性强,想象力丰富,风格豪放,感染力很大。他一生写诗一万多首,在我国文学史上是产量最多的一位诗人。有《渭南文集》《剑南诗稿》等存世。

《梦从大驾亲征》是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陆游在抚州(今江西省抚州市)任提举江南西路常平茶盐公事时所作。这一年他五十五岁。上溯“靖康之变”已五十四年,距河湟陷于吐蕃已四百多年了。他抗金复国的志向并未实现,而自己却已是“鬓先秋”了。他这时回忆自己以身许国的英年浩气和亲身经历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书愤》)的战斗钱柜娱乐官网,对比现实自己无所作为的平白老去,感到十分悲愤。诗人立功报国的壮志在现实中无法实现,于是反求诸己,在梦中对国家前途寄予深切希望。他的《梦从大驾亲征》即反映了诗人坚定的爱国热情和积极乐观的态度。诗中借梦言志,体现诗人立功万里的雄心和渴望祖国实现统一的迫切愿望,诗前的“序”记入梦的时间:(淳熙七年)五月十一日夜;地点:已收复的西凉府;事由:大驾亲征,尽复汉唐故地。开头三句概括形势,自“安史之乱”后至宋淳熙间近五百年时间内,中原政权的势力已经不能达于西北。自“圣主下诏初亲征”至结尾记梦中见闻:宋孝宗率百万将士亲自出征,西北一带陷于吐蕃的人民心向朝廷,一闻皇帝亲征,各处纷纷响应,以前失去的汉唐故地又重新归入中原王朝的版图。皇帝驾前六军军容威武声势浩大,在行宫排列仪仗,举行隆重的记功庆典,大赦天下。凉州等地已收复的故地又恢复了大宋淳熙的年号和传统的钱柜娱乐官网方式。至此宋朝山河一统,政令统一,国防巩固,边境安定,汉俗大行,胡汉一家。

陆游的诗中有许多记梦的诗,或如俗语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因现实中不能遂愿而托之于梦。有时,他“梦驻军河外,遣使招降诸城”;有时,又“梦从大驾亲征,尽复汉唐故地”等等,不一而足。淳熙十六年(1189年),他以“嘲咏风月”的罪名被弹劾罢官,闲居山阴,此时诗人已是六十四岁,但他并不因此而自衰,反而还想着“为国戍轮台”(《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献身于抗金事业。作于八十五岁的《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是陆游去世前的绝笔,也就等于是他给儿子的遗嘱。它是诗人一生伟大的爱国热情和收复失地、统一九州的坚定信念的集中体现,落笔与承接之间是大转折,看似矛盾,却最能写出他自己不能眼见恢复中原、死不瞑目的心态和临终前最大的遗憾。明明知道人之一死万境皆空,却仍嘱咐儿子们“家祭无忘”将胜利那一天的喜讯告慰为父的在天之灵。如此执着的信念,足以感天地、泣鬼神,激发起后来之人无限的爱国热情和对伟大诗人的由衷崇敬之情。


作者: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钱柜娱乐999官网登录网
官方微信

博聚网